美麗的繭

讓世界擁有它的腳步,讓我保有我的繭。當潰爛已極的心靈再不想作一絲一毫的思索時,就讓我靜靜的回到我的繭內,以回憶為睡榻,以悲哀為覆被。這是我唯一的美麗。

曾經,每一度春光驚訝著我赤熱的心腸。怎么回事呀?它們開得多美!我沒有忘記自己睜在花前的喜悅。大自然一花一草生長的韻律,教給我再生的祕密。像花朵對於季節的忠實,我聽到杜鵑顫微微的傾訴。每一度春天之後,我更忠實於我所深愛的。

如今,彷彿春已缺席。

突然想起,只是一陣冷寒在心裡,三月春風似剪刀啊﹗

有時,把自己交給街道,交給電影院的椅子。那一晚,莫名其妙地去電影院,隨便坐著,有人來趕,換了一張椅子,又有人來要,最後,乖乖掏票看個仔細,摸黑去最角落的座位,才是自己的。被注定了的,永遠便是注定。突然了悟,一切要強都是徒然,自己的空間早已安排好了,一出生,便是千方百計往那個空間推去,不管愿不願意,乖乖隨著安排,回到那個空間,告別繽紛的世界,告別我所深愛的,回到那個一度逃脫,以為再也不會回去的角落。當鐵閘極的聲音落下,我曉得,我再也出不去了。

我含笑躺下,攤開偷回來的記憶,一一撿點。也許,是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,也許,很宿命地直覺到終要被遣回,當我進入那繽紛的世界,便急著把人生的滋味一一嘗遍。很認真,也很死心塌地。一衣一衫,都還有笑聲,還有芳馨。我要仔細收藏的,畢竟得來不易。在最貼心的衣袋裡,有我最珍惜的名字,我仍要每天喚幾次,感覺那一絲溫暖。它們全曾真心真意待著我。如今在這方黑暗的角落,懷抱著它們入睡,已是我唯一能做的報答。

夠了,我含笑地躺下,這些已夠我做一個美麗的繭。

每天,總有一些聲音在拉扯我,拉我離開心獄,再去找一個新的世界,一切重新再來。 她們比我還珍惜我,她們千方百計要找那把鎖解我的手銬腳鐐,那把鎖早已被我遺失。我甘愿自裁,也甘愿遺失。

對一個疲憊的人,所有的光明正大的話就像一個個彩色的泡沫。對一個意志薄弱的生命,又怎能命它去鑄堅強的字句?如果死亡是唯一能做的,那麼就任它的性子吧﹗這是慷慨。

強迫一只蛹去破繭,讓它落在蜘蛛的網裡,是否就是仁慈?

所有的鳥兒都以為,把魚舉在空中是一種善舉。

有時很傻地暗示自己,去走同樣的路,買一模一樣的花,聽熟悉的聲音,遙望那扇窗,想像小小的燈還亮著,一衣一衫裝扮自己,以為這樣,便可以回到那已逝去的世界,至少現下,閉上眼睛,感覺自己真的在繽紛之中。

如果,有醒不了的夢,我一定去做;
如果,有走不完的路,我一定去走;
如果,有變不了的愛,我一定去求;

如果,如果什麼都沒有,那就讓我回到宿命的泥土﹗這三十年的美好,都是善意的謊言,我帶著最美麗的那部分,一起化作春泥。

可是,連死也不是卑微的人所能大膽妄求的。時間像一個無聊的守獄者,不停地對我玩著黑白牌理。空間像一座大石磨,慢慢地磨,非得把人身上的血脂榨壓竭盡,連最後一滴血水也不剩下時,才肯利落的扔掉。世界能亙古地擁有不亂的步伐,自然有一套殘忍的守則和過濾的模式。生活是一個劊子手,刀刃上沒有明天。

面對臨暮的黃昏,想著過去。一張張可愛的臉孔,一朵朵的笑聲......一分一秒的年華......一些黎明,一些黑夜......一次無限溫柔生的奧妙,一次無限狠毒死的要挾。被深愛過,也深愛過。認真地哭過,也認真地求生,認真地在愛。如今呢?......人世一遭,不是要學認真地恨,而是要來領受我所該得的一份愛。在我活的第三十三個年頭,我領受了這份贈禮,我多么興奮地去解開漂亮的結,祈禱是美麗與高貴的禮物。當一對碰碎了的晶瑩琉璃在我顫抖的手中,我能怎樣,認真地流淚,然後呢?然後怎樣?回到黑暗的空間,然後又怎樣?認真地滿足。

當鐵閘極的聲音落下,我知道,我再也無法出去。

趁生命最後的余光,再仔仔細細檢視一點一滴,把鮮明生動的日子裝進,把熟悉的面孔,熟悉的一言一語裝進,把生活的扉頁,撕下那頁最重最鐘愛的,也一並裝入,自己要一遍又一遍地再讀。把自己也最後裝入,甘心在二十歲,收拾一切燦爛的結束。把微笑還給昨天,把孤單留給自己。

讓懂的人懂。
讓不懂的人不懂;
讓世界是世界,
我甘心是我的繭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douglsade

Author:douglsade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