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而將的影子捉弄

腳步越來越沉,那是我的憂傷在作怪,我無法逃離自己的憂傷,就像魚兒無法逃離水面,牛羊離不開草原,鳥兒離不開天空。我的心註定要悲傷下去,為何如此?難不成我就是一個心靈寂寞的棄兒?

遙望生父已離我而去,我的笑容就被他帶走了一半,還有一半正在與憂愁結伴,中和,變得不喜不憂,不苟言笑,快樂之門關閉上鎖在2014,昨日遺失那把開啟快樂的鑰匙,只能眼睜睜得看著那把心靈大鎖逐漸鏽跡斑斑,閃爍著紅色的光輝,不遠處的我只能默默注視著一切,提不出絲毫勇氣撫摸那把禁錮的大鎖。

2015,我的心靈懶洋洋而來,始終沒有力量跨過那一道坎,只能將肉體強行搬運了過去,空留下不堪回首的靈魂,獨自哭泣。與之相攜的還有養父的靈魂,他靜靜得躺在病床上,目光呆滯如遊神,頭髮乾枯得如野草,皮膚瘦黃得似牛皮紙,剩下的是那一縷縷的呼吸隔絕著人間的煙火不斷得徘徊在人間,久久不舍,不捨得離去。

人間多美好,親情多美好,有誰能拉的住天邊的夕陽,將它裹挾在山頂,任由天不黑,地不暗呢?眼睛是心靈的視窗,那是滴溜溜地轉動地時候,如若眼睛一片灰濛濛地如同下雨前的天空。心靈的視窗就會久久關閉,或許不會打開。天灰濛濛時候會過去的,待到日頭高照之時,一扇扇窗戶都會推開,迎來漫天的朝霞,多美的時刻,人人嚮往。灰濛濛的眼睛就會永遠閉上,不能再度打開那窗戶迎候美麗的時光,或許此時生命就如油燈耗盡,勉強流下兩行濁淚,形同枯槁。

多麼眷戀人世間的繁華,多麼想再看看美麗的山景,多麼想再活幾年,哪怕是三個月,養父常常這麼說的,說的時候,他的心中無限悲涼,講的時候他很清爽,此刻的他沒有力氣說這一句話了。他的喉嚨裡堵塞了一些令他無法說話的東西,他只好咕咕咕地坑著氣,宛如頂撞熱水瓶塞的開水。就憑著這麼一點兒氣力是無法救活自己的,作為兒子的我也只好搖頭歎息。

今夜無眠,眠者當然是父親。他每時每刻都在沉眠,亦不知道他的腦袋裡還在思念什麼?他是否恐懼著死神的降臨,他的大腦溝回裡是否演繹著奈何橋邊的忘川水?也許是無法釋懷呢?

朝著心靈空虛處前進,我自是沒有對他做什麼?只有在心中感慨傷懷,輕輕地掩上家門,我離開了他,我的心兒還在掛念著他,腳步卻漸行漸遠。來到田野將腳步淹沒在新綠和枯黃間。那枯黃是他吧!新綠呢?當然不是我,又究竟是誰呢?新綠多耀眼,枯黃多傷情啊!風景雖好,我獨獨屬於這風景,風景何時走進了我的心間?淌過了小溪,那歡快的皺面,瞬間恢復了平靜的水面,它似乎沒有任何情感,時而跑出去很遠,並不在乎我的來臨。我是多餘的罷了。呆呆地彎著那一灣逝水,我恍然發覺,人的生命就如那水,無論你如何挽留,它都要遠去的,牢牢地抓在手心,它會滑過指縫,空留下一絲冰涼和遺憾。

往回走,我要去陪一陪父親,但願他不痛苦。
自我介绍

douglsade

Author:douglsade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