綿長、溫暖



七八歲的時候到上海,說去吃夜宵,我的第一反應就是,要吃炒粉。姑姑撲哧一笑說,這裏是上海,怎麼會有炒粉,那東西這裏人吃不慣的。我那眨巴眨巴的眼睛裏因此多少劃過了一點失落。自那以後,每次到外面,我就會去找有賣高安炒粉的小店,找到後必定飽餐一頓,可還是常常會遇到一粉難求的情況,基本上出了江西,再想吃,就難了,非得找高安老鄉的聚居點。

藍坊農貿市場,每逢農曆二、五、八交流,這是給我留下炒粉最初印象的地方。十年前的那家炒粉包面店現在還在,人也還是那對老夫婦。這裏的炒粉,堪稱一絕,用當天自家菜園子裏採摘的青菜做配菜,油鹽醬料放得恰到好處,多點少點就變了個味。有些口味重點的會要多放點醬油或者是味精,吃完之後在點一碗現場包的包面。很小的時候陪著奶奶到那去買菜,回家的時就會在這家店短暫停留,大冬天的,在那等著渾身打顫,粉足湯飽後一身酣暢額頭冒汗,排出三塊大錢(炒粉兩塊,包一塊),瀟灑神氣滿足地蹦蹦跳跳回家。那味道現在想起來,多幸福,幸福得都有點撐了。

高豐路的起始端,藍坊車站往上走一點,有一排瓦蓋的屋子,以前有一家小飯店,名字忘了(好像壓根沒有名字),順帶炒粉,店面後來數易其主,至今已再不炒粉。我上初中時,每次放假到藍坊車站坐車,就會在那吃上一碗。炒粉的人是個年輕小夥子,四川人,皮膚黝黑,喜歡笑,不太喜歡說話,但炒粉獨具特色,甩鍋拋粉的活輕車熟路。而且他每次炒粉必定放辣椒,你要是跟他說不要辣椒,他會擺給你一副看似很不高興的樣子,然後很不情願地將剛準備放進辣椒桶的鐵勺收回來,口裏還念叨著,不放辣椒就吃不出那個味道了。倒到碗裏後還會搖搖頭說一句,這怎麼吃得下。每每引得大家笑起來。

高安的炒粉店自然遍地都是,但現在總覺得吃不到以前的那個味道了,不知是人變了,還是炒法變了,但絕不是吃膩了。

在我家,幾乎都是炒粉的粉絲,然而要說做炒粉的高人,就非太婆莫屬了。上高中後,我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,時間沖刷,對家裏東西的懷念竟唯獨剩下了太婆的那碗粉。太婆做粉並沒有什麼訣竅,也沒有什麼上好的配料,只是簡單的生薑和豬肉,家常的鹽味精醬油,有時甚至連蔥大蒜辣椒都沒有,但其中的味道卻難以言盡。每次我回來,去看她,一兩個小時之後,她總會一手端著一只大瓷碗,另一只手拄著手杖,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到我家,叫一聲我的小名,然後一雙枯瘦黢黑的手就捧著一碗粉顫顫巍巍的伸到我面前,還說,太婆沒什麼東西給你吃的,也沒什麼好吃的。好幾次,我接過碗來,看著她滿足而欣慰的眼神,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只得風乾在眼眶裏忍著的淚水。有一次,她那裏沒有了粉,就對我說,太婆不知道你會回來,忘記了買粉,沒什麼給你吃的。說完後,她的眼神空洞,看著地面,緘默不語,好一會又拄著手杖,慢慢的走回去。我上去扶她,她停下來,不讓我扶,甩甩手,說她自己可以走,要我回去。然後,她也不回頭,自己繼續慢慢走著,口裏仍念叨著,太婆沒東西給你吃,太婆……Meine Lieblings-Lokale
The trace of growth
寫給母親
月光手帕
說太多不如沉默,想太多我會難過
生活在大自然的懷抱裡
The girl still write love letter
爱你就像爱生命
別讓孩子成為“啃老族”
剪一段西窗燭,話相思

刹那你的回眸,一生我的等候

0136.jpg
有風拂過,暖暖的,猶如在同樣那個令人沉醉的,伴有春風的晚上。夜色並不柔和,低眉,抬頭,再次低眉,再次抬頭。蓄積在眼中的,剩下的便不只是情意,還有滿滿的淚水。

盈盈一水間,脈脈不得語。許我刹那回眸,我願意,再次一生將你等候。

守候在無人的夜裏,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身影;等候在無人的夜裏,只剩下孤單的自己。又是熟悉的風兒吹拂,以為會忘了當初的所有,誰知,原來,一刻也忘不掉;誰知,原來,竟然時刻銘記在心間。抬頭問明月,明月並不應。你的回眸,為何要我守候一生。

那樣的不經意的愛意,在你的無意間播撒;那樣的漫不經心的砰然跳動,在所有的無意中突現。愛,是不能忘記的。愛,怎能忘記。如何,才能忘記愛?除非,忘記了你的這一次回眸。或者,我們並不曾相遇在萬千人海之中。

有雨絲飄到臉上,有微風醉在心裏。明眸,燦若星辰。明眸,清水盈盈。是否,心早已幹渴如沙漠風塵;是否,心早已死寂似爐中的灰燼;是否,心早就如一溝絕望的似水,即使有狂風,許是也吹不起半點漣漪。然而,就是那一回眸,回眸一笑——生百情。原來,情可以如此;原來,情從來就是不得遇而又不期而遇的。

茫茫人海,那麼多雙眼睛。可是,忘不了,忘不了的依然是你的雙眸,並不是你的雙眸是單眼皮還是雙眼皮,並不是你的雙眸是微微閉著還是怒目瞪視,並不是你的雙眸是看外面還是看著內心。並不是你的雙眸是看著她還是看著我。一切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雙眸,一經看過,此生便難忘。昨日才見,今宵難忘,明天,銘心。後天呢,大後天呢?忘不了就是忘不了,忘不了,就是不能忘記。忘不了,就是在千百次閉著雙眼,依然能夠想起,忘不了,就是在千百次說“要忘記”卻從來都只是停留在“要”的份兒上而卻從來不曾真正忘記,反而一次深似一次。

或許,那雙眸的情意,需要我用一生一世來體會;或許,那雙眸的情意,需要我在此生的痛苦與掙紮中徘徊。一生,何其漫長,一生,何其短暫。於我,那一雙眸,便是一汪海洋。我已深陷其中,不能出來。或許,哪一天你的眼睛枯了,我看不到情了,那麼我就該醒了,便不再等待……
自我介绍

douglsade

Author:douglsade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